资料
德音雅乐
最新添加
幸福人生
老师介绍
 当前位置:首页  >> 女德教育
独生子女的爱该何去何从
 “朱老师,你马上来我店里一下!”
 
电话里,莹的妈妈慧显得特别焦急。
 
“怎么了?”我的心一揪。
 
“我哥哥不行了,我和玖得马上回趟老家,我想叫莹先到你家!”
 
慧的哥哥前些天病危一直住在温州医院,最终还是没能挺过来。我的心一沉,但随之回到了现实:
 
“到我家这么一小段路,你可以叫她自己来就是了。”已经是四年级的孩子了,就一百多米的距离,从店里绕道一条小巷到我家,应该不成问题。可没有想到的是,她却说:“可是莹不来啊,在这里哭闹着,我想请你来哄哄她,来带她……”
 
话语中的焦急,让我顿感无奈……
 
莹是典型的独生子女。家中的掌中宝,父母心中的明珠,捧在手心里怕摔,含在嘴里怕化的那一种。孩子自小在父母身边长大,特别不愿意离开父母。就在两天前,因孩子的舅舅病危,家中无人,孩子便被寄居在了我家。可没有想到的是,一个四年级大的孩子,却表现出极度不适的感觉来——夜里,总会偷偷地通过儿童手机拨打父母电话,接着便是半个小时之久的电话煲了。我曾说,既然暂时离开了孩子,就应该放下孩子,不该如此粘连在一起。我不相信,一个四年级的孩子离开父母两天也会如此纠结。
 
这不,我担心的事情依然还是来了。走进她家的店,慧已经回家整理衣物准备回老家,几个店员忙碌着,只见莹坐在一个货架上,根本不听任何人使唤。
 
我走过去,轻轻地说:“来,跟朱老师回家。”
 
她一甩手,哭着说:“我不去,我不走……”
 
“妈妈的哥哥,也就是你的舅舅快不行了,爸爸妈妈要回老家,你不到朱老师家,你怎么办?”
 
“我不走,我就是不走……”她的话语中透着一股倔。
 
“朱老师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不好,舅舅病得那么严重,可妈妈爸爸的心情更不好啊。那可是妈妈的哥哥!我们不能增加爸爸妈妈的心理负担,你说对吗?”
 
她依然我行我素,不依不饶。我的耐心很快就被磨得一干二净了。
 
我伸手扶她,祈望能够拉着她走。可是她却毫无跟我走的意愿,眼泪依然婆娑着。
 
我说:“既然不想去老师家,那先完成中午的作业吧。”一说到作业,她极不情愿地站了起来。但终究是站起来了,我心中暗喜。
 
这时,对面的拉面店里端来了两碗面条。因为临时接到哥哥病危的通知,他们母女尚未午饭。可没有想到的是,莹却居然拒绝进食!
 
这让我大感意外。但随之而来的是,心中有一股无名的怒火,烧开了——
 
“你这孩子怎么这样!太不懂事了!现在家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,你怎么可以不顾爸爸妈妈的感受,只管自己的心情呢?难道还要爸爸妈妈留在县城照顾你,而不管生命垂尾的亲人吗?”
 
我的语气渐渐地高了,高到了八度。
 
“像你这样,简直不可理喻!”我狠狠地摔下一句话。
 
“走,不吃饭也可以,马上拿起书包跟朱老师走!”或是从未见我如此,她有点怯,却真的拿起了书包。我在心底里轻轻地舒了一口气。
 
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——她妈妈急冲冲赶回到了店里!慧一来,莹的面目马上回归到了原始状态——哭着,喊着,像一头野马。
 
“不走,可以。但必须要完成作业。”我严厉地说道。并交代孩子的母亲,不许为孩子求半点情!
 
回到家,我的心情特别沉重。
 
让我没有想的是,下午,晚上,莹表现出了极大的懂事,不哭,不闹,作业质量极佳,更为欣慰的是,说话也大声了许多。
 
我陷入了深思。
 
现在的独生子女,生活在蜜罐丛中,不懂体谅父母,似乎家长的付出是天经地义的事。如此独生子女的爱,该何去何从?谁不爱自己的孩子?可,如果溺爱无方,会否该孩子造成一生的伤害?
 
这一代的孩子……
上一条: 教师们,你教过自己的子女吗?
下一条: 农民工子女眼中的城市生活
 
首 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安全隐私版权说明投诉建议
回到顶部